创造出来的事物如何发展常常不是创造者如何定义的,参考鲁迅的文章解读。生出来的儿子工作结婚走上什么路往往也都不是父母能干涉的。

  即使从元道先生的角度来考量称呼的准确性,那也依然应该是代币。通证两个字的内涵包括通行流通交换和证明权益,但是代币两个字不是更直接了当的阐明了这两个内涵?既然是币当然可以通行流通交换,既然是币在经济世界自然就代表“可能存在和实现”的投票权、分红权(事实上所谓权利往往被践踏,真正存在的依旧是币值本身),实在不够“代”字自己去联想一下“代理”“代表”“代为投票权”等等(虽然实际指假、代替的意思)。

  他的倡议就像倡议大家回家要:母亲大人、父亲大人、贤妻一样称呼,而不应该满大街的妈妈老妈、老婆老公叫。都泛滥了,男女朋友也都老公老婆乱叫。炒币之错是称呼误导?男女朋友乱叫是称呼不应该被创造和流行。实际作用是有了老婆老公的称呼夫妻更恩爱。所以显而易见,除非学术文章或者非常正式场合才用母亲、mother的称呼,即使是特朗普的讲话也没有mother而是mum。

  代币更贴切更简化更有内涵,在互联网世界和区块链世界也更加正式。即使通证称呼优于代币,我们在网络与网路之间也终究选择网络这一称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