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有诱因却维持比特币的基础建设,因为如果比特币网络失败了,他们通过挖矿赚得的,或者可以赚得的所有尚未转换的比特币将损失或者失去价值,或者是蒙受高风险,再深入探索诱因之前,我们必须准确了解矿工提供的服务。

他们提供的服务并不是交易验证,每一个成熟的节点都能够自行验证交易,矿工提供的服务其实是保持力量的分布化,是什么力量呢?决定每个区块链纳入哪些交易的力量,铸造货币的力量以及对真相投票的力量。

我们简单做一个实验。让一个个人电脑投入到一个矿池进行挖矿工作。可以算出挖出的比特币的价值远远低于在这一段时间里面消耗的电力。所以,使用个人电脑来挖掘比特币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也因此对原始比特币协议做出设计修改时,不论是升级或是建立一种替代B,都必须牢记一点,必须有适当足够的经济诱因,保持矿工分权化湿网络能够用大笔的比特币来换取矿工提供的优良价值,比特币核心开发者把这些工作设计为一台能够在杂货店购买牛奶的机器人,如果这个机器人没有一个鼻子,那么过不了多久,杂货店店家就会发现它无法分辨牛奶坏了或者没坏,将被店家讹诈,付钱买到一堆坏了的牛奶。这意味着数量较少且分布于世界各地的矿工可能和数量较多且集中于一地的矿工相竞争,而势均力敌,问题在于这有没有可能做到。

由于被挖出的比特币每次年检,当挖矿的报酬降至零时,会发生什么情景呢?挖矿景气取决于比特币的市价,市值下跌,一些比特币矿工就会停下他们的挖矿,但仍然继续玩,指导价值回升,其他矿工没有财力可以停下来玩,他们要不就是维修他们的挖矿器具,要不就是把这些器具的处理能力转用于另一种可能更赚钱的替代B,但是在此同时仍然有其他人加入狂吃,把它们的运算力用与节点结合起来,希望通过这个来提高挖掘到比特币的机会,至少获得一些报酬聊胜于无。

另一个解答是收取手续费,中本聪写道,将会有交易费,让挖矿节点由经济诱因去尽可能接受接纳入更多的交易,但挖掘出的总币量达到原始造币数量的上限是极点,最终将只靠交易费收入,所以当全部比特币被挖掘出来以后,将可能会出现收费的结构,例如数十笔的极为费用。

每个区块的容量上限固定,一个矿工能够在一个区块中纳入的交易量有限,因此矿工将会先纳入收费比较高的交易,让那些的收费的交易去争取可能的剩余空间,如果你的交易支付的交易费足够多,你可以期望某个矿工将把它放入下一个区块,但是如果网络繁忙,你交了交易费太低,可能得经过两个或者更多的区块之后,矿工才会把你的交易记录到区块链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