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爸爸70万买了一个煤矿,7万元改造煤矿电路、顶板,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和亲戚朋友借了23万。

2001年,妈妈吃饭经常恶心呕吐,乏力头晕头疼,去西安检查诊断为尿毒症晚期,需要做肾移植手术。

那一年,我21岁,正在西安读大学。医生做过HLA配型后,我的肾符合移植要求,我也同意给妈妈提供肾源。但是妈妈听医生说了移植肾以后,我就不能生育,还会有很多并发症之后,哭着闹着,说什么也不同意,甚至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到火车站,要自己坐火车回家等死。

爸爸也不同意我给妈妈做移植,在我们老家把无后为大看得特别重。

就在我和爸爸妈妈僵持不下的时候,医生说找到了合适的配型,但需要花费很多钱。

爸爸卖掉了煤矿,因为着急卖,只卖了180万。

当时国家刚刚放开煤价自主定价权,谁都知道煤矿会暴涨,但是没有办法,妈妈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

妈妈的肾移植手术很成功,现在妈妈的身体也很好。

去年,那座煤矿转卖了,煤老板赚了18年,还卖了25个亿。

妈妈经常说,如果没有她生病,我们家现在最少有50个亿资产。

其实我一点都不后悔,钱可以慢慢赚,妈就只有一个,如果那次生病让我失去了妈妈,钱多钱少都没有了意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